— 141号空气样本 —

【伏八】<FLAWS>

他喜欢光之不可及处。

 

或许他不知道所谓「光」是什么,「暗」又是何物。

 

但当身处纯正的黑之中,仿佛内心方能归于平静。

 

-------------------------------

 

“真是的……你怎么又不开灯。”

 

“没有必要。”

 

“……不要这么说。”

 

“没、有、必、要。”

 

……

 

他们说,「光」的炽热能使人灼伤,但「光」的温度又让人迷恋,向往,不自觉地靠近。

 

就似飞蛾扑火。

 

「那你,大概便是光」

 

……

 

他伸出手,没有目标性地在空中举着,直到另一只手将其握住。

 

“去吃晚饭。”

 

-------------------------------

 

曾经参加过一个号称「信仰黑暗」的组织,说到底,那只是一个中二青年的聚集地。

 

但只有在那里——

 

「我是正常的」

 

……

 

黑暗。

 

纯粹的黑暗。

 

不经意间撞到了行人,亦或是碰翻了酒水,也不过是「啊抱歉,这么黑我看不见」这般一句话便能解决的事。

 

一切笨拙又滑稽的举措皆会被容忍。

 

因为,这里是黑暗。

 

而他,大概是喜欢光之不可及处的。

 

……

 

“哟,伏见……喂喂你停下,要撞到人了。”

 

“抱歉,没有光线有点——”

 

他顿住了。

 

「要撞到人了」

 

「要撞到人了?」

 

——他怎么知道的。

 

“没有……光?”

 

“……”

 

“那个,伏见——”

 

“……”

 

“现在……开着灯。”

 

-------------------------------

 

仿佛有什么被击溃了的声音。

 

他踉跄着站起身,随着大幅度的动作,手臂扫到了吧台上的酒杯。

 

与地面碰撞的,清脆的响声。沉重的,象征终结之声。

 

「现在……开着灯」

 

他的人生由一个可笑的谎言编织而成。

 

「我看不见」

 

「啊对,我看不见」

 

玻璃的碎渣刺穿掌心,他感到有什么从指缝间流淌下。

 

「我看不见」

 

他们说,鲜血,是红。

 

嗅到轻微的血腥味,他断言,「红」是一种使人厌恶的颜色。

 

-------------------------------

 

那天回家后,橘发的少年为他包扎。面对追问,他没有回答。

 

「橘发」,邻居总是说,八田美咲拥有一头鲜艳的橘发。

 

他曾用指尖碰触过那微卷的发丝。

 

……

 

「橘色,大概是十分温暖的颜色」

 

“美咲。”

 

“嗯?”

 

“你还记不记得……那个人说过,我是个废物。”

 

“……这种事情忘掉就好了,那种家伙说的话亏你还能记到现在。”调笑般的语气似乎是试图在活跃着气氛,“‘废物’什么的——”

 

……

 

“——和他才比较相配。”

 

他突然有些不想听对方接下来的话语,便将其打断。

 

无神地仰着头,将脖颈靠于柔软的沙发垫。

 

‘废物’什么的,和他才比较相配。

 

——无力的自我催眠罢了。

 

-------------------------------

 

伏见猿比古喜欢黑暗。

 

虽然他从未知晓「黑暗」是一种怎样的色彩,而「光」又是何种希望的象征。

 

「我的世界,曾是光之不可及处」

 

「而你,成为了我的光」

 

……

 

等价交换。

 

为了得到什么,需要付出相等的代价。

 

不知是哪一天的夜晚,他如发了疯般嘶吼。

 

「我承受不了」

 

「承受不了」

 

先天性的视力缺乏。

 

他们说,会习惯的。从未拥有,便不会贪恋。

 

「你在说笑吗」

 

他渴望用这双眼目睹真实。

 

不是这世界,而是那一抹,温暖的色彩。

 

当他准确地将目光投向那橘发的少年,然后看到对方也微笑着回望——

 

那自己的人生,大概便没有遗憾了。

 

……

 

不,或许还想再多看几眼。

 

每天,每天,每天都想将你映入眼帘。

 

深刻地,烙入记忆的最深处。

 

……

 

但——

 

「这是在说笑吗」

 

「我终究是看不见你」

 

无数次想象那仅凭手指勾勒过的面容,却也只是徒劳。

 

……

 

「能承受的」

 

「我可以承受」

 

只有一度拥有过才能够失去。

 

「我没有失去你」

 

「因为我从未看见过你」

 

-------------------------------

 

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

 

为了得到什么,需要付出相等的代价。

 

……

 

“这是光。”

 

这就是光。

 

这就是「光明」所象征着的「希望」。

 

“我能看见了。”

 

「我能看见了」

 

「我能看见了」

 

一时间的慌乱。

 

他回头寻找橘发的少年,看到对方正了然地向他微笑。

 

啊,原来你的微笑是那么美好。

 

那他的人生,大概便没有遗憾了。

 

……

 

“猿比古,我看不见了。”

 

-------------------------------

 

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

 

橘色,是那么温暖的色彩。

 

金棕色的眼眸如同「光」,将一切照亮。

 

——自身,却没有了焦距。

 

「等价交换」

 

……

 

「我的世界,曾是光之不可及处」

 

「而你,将光明赋予我」

 

「却踏入了黑暗」

 

……

 

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

 

「想要得到什么」

 

「就请付出相等的代价」

 

……

 

“猿比古,我看不见了。”

 

他说。

 

“啊啊,原来你一直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橘发的少年勾起嘴角。

 

“我以后可得依靠你了,所以快点适应这种疲劳用眼的苦日子吧。”

 

「你在说笑吗」

 

“美咲。”

 

「你在说笑吗」

 

「这不是我所期望的」

 

“你不是一直想亲眼看看这世界吗。”

 

「这不是我所期望的!!」

 

“……”

 

“所以——快去吧。”

 

对方伸了伸手,试图摸索着抓住黑发的少年,却只是撞倒了床头柜上竖立着的相框。

 

“啊……不小心。”

 

“……”

 

「你将光明,赋予我」

 

没有回话,他只是紧紧攥住那只在空中乱晃的手。

 

他曾喜爱光之不可及处。

 

不知道所谓「光」是什么,「暗」又是何物。

 

但。

 

「你将光明,赋予我」

 

「那我会付出一切」

 

「只为照亮,这两人的世界」

 

 

Fin.

 

 

 

<FLAWS>后记:

 

伏西米先天性失明的梗,感觉整体剧情变得越来越莫名奇妙了嘤Q_Q

 

我也不知道自己结尾在写什么x

 

基本上来说就是misaki用等价交换将自己的视力赋予了伏西米,方法请自行脑补_(:з」∠)_

 


评论(4)
热度(34)

2015-12-08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