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号空气样本 —

【伏八】<WHAT IF>

『What if I told you it was just a joke?』

 

-------------------------------

 

距离桥上和桥下的二人视线交汇,还有3年2月11日19小时48分12秒。

 

距离赤之氏族『吠舞罗』的印记脱离他们的皮肤,向空中缓缓升起,仿佛雪夜里的明灯般照亮星空,还有3年2月11日19小时47分21秒。

 

距离赤之王周防尊的消逝,还有3年2月11日19小时43分57秒。

 

……

 

距离橘发的少年第一次用“叛徒”一词称呼曾经唯一的同伴,还有1分36秒。

 

距离黑发的少年用嘴角弯成一个扭曲的弧度,肆意嘲笑着所谓的“荣耀”,还有1分12秒。

 

距离黑发的少年挂着因隐忍着疼痛而冒出的冷汗,用指尖燃起的火焰烧焦自己左胸的印记,还有56秒。

 

距离橘发的少年用握紧的右拳敲击在对方的印记处,还有27秒。

 

距离橘发的少年愤怒地抓起昔日搭档的领口,还有14秒。

 

距离黑发的少年说出“我打心底里觉得『吠舞罗』很无聊”,还有5秒。

 

距离黑发的少年坦白加入Scepter 4,还有……0秒。

 

-------------------------------

 

“——我已经搬家,住进『Scepter4』的宿舍了。”

 

他不知道自己期待着对方的什么反应。

 

或许是愤怒吧。

 

『Look at me』

 

因仇恨而扭曲的那张脸。

 

『Look at me』

 

燃烧的双瞳中映着自己。

 

『Look at me』

 

或许,只是再一次,最后一次专注的凝视。

 

……

『Look at me』

 

-------------------------------

 

然后他茫然地回望。

 

——没有恨意。

 

橘发少年的脸上是讶异,无措,慌张。

 

……

 

他完全地,没有意识到。

 

完全。

 

没有。

 

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而这般认知让伏见更为不悦。

 

『这算什么。』

 

『开什么玩笑。』

 

对方只是手忙脚乱地安慰劝说着自己。

 

——『He thinks you’re joking.』

 

有个声音在嘲笑他的失败。

 

那次『JUNGLE』所造成的幻觉早已消退。

 

伏见仁希的残影却依旧消散不去。

 

仿佛又看见那个男人勾起嘴角,用戏谑的眼神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还有那丝毫不加掩饰的,鄙夷。

 

……

 

『也就是说从最开始你就认为我是个背叛者了吧。』

 

又回想起与安娜的对话。

 

——这是既定的未来。

 

他抿起嘴。

 

真是令人不爽。

 

所谓“自身的决策”也终究是上天的安排。

 

他即是被命运玩弄的小丑。

 

——什么也没能改变。

 

他的愤恨,他的挣扎,他的绝望。

 

都只是恒定的时间线——上帝的剧本罢。

 

『伏见猿比古的背叛』也仅是历史上的一个时间定点,为了达到特定的未来而存在的“因”。

 

……

 

所以说,真是令人不爽。

 

『Then break it.』

 

破坏掉吧,这种所谓的“命运”。

 

『Master your own future.』

 

……

 

不能说他喜爱变革。

 

但伏见猿比古大概不是一个愿意随波逐流的人。

 

他咽下了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那句说出了便无法挽回的话语。

 

既定的,语句——

 

“我已经,加入『Scepter4』了。”

 

——不。

 

不对。

 

……

 

“——你是笨蛋吗。”他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哈?!”

 

“当然是骗你的。”

 

-------------------------------

 

『What if I told you it was just a joke?』

 

他依然注视着自己。

 

注视着。

 

用明亮清澈的双眸。

 

没有恨意。

 

没有。

 

——不知可笑的是他的决心还是那脆弱的『命运』。

 

-------------------------------

 

『他改变了什么吗』

 

回到吠舞罗,安娜了然地向他微笑。

 

……

 

——背后发凉。

 

什么都没有变。

 

什么都没有。

 

他还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小丑。

 

什么都没有变。

 

——这才是真正的『未来』。

 

他什么都没能改变。

 

……

 

『但这样,也不错』

 

他又想道。

 

橘发的少年搭上自己的肩膀,斜眼望着他,抱怨说下次不要开这种玩笑。

 

——这样,也不错吧。

 

就让他再享受一会,就一会——两个人的时光。

 

……

 

“啊!尊先生!!”

 

——肩上的热度消失。

 

他回头。

 

却只有愈行愈远的,那个背影。

 

……

 

『What if I told you it was just a joke?』

 

——什么都没有改变。

 

 

Fin.

 

 

 

<WHATIF>后记:

 

似乎太意识流了于是来理一下梗_(:з」∠)_

 

按照lost small world原剧情,伏见在与安娜的对话中得知对方早已预言到自己的背叛。于是这篇中,他不甘心被所谓“命运”所束缚,打破了“原定轨迹”,没有背叛。但回到homra后,却发现安娜了然地看着他,明显是知道他并不会背叛,所以其实真正的预言是“背叛未遂”,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命运——什么都没能改变。

 

接下来感情线:

 

伏见说他要搬去青组宿舍后,八田的反应是极其让他烦躁的,『misaki还是没有真正地用心注视他』,他完全地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隔阂”或说核心问题所在,没有意识到伏见是淡漠但坚定地说出这句话,那般“聒噪的回应”可以说是与伏见当时的心境形成极大的对比。

 

就像是一个人在绝望之中拨打电话,对另一个人说:“我要自杀。”,他是认真的,但对方却以平常一般开玩笑似的口吻回复他,仿佛丝毫没有察觉事态的严重性。那个想要自杀的人不会被这种正能量的情绪所感染,不,这种反差只会恶化他的负面思想——他会将手中的电话摔个粉碎。

 

再说没有背叛、回到homra之后,就算意识到了“这依然是命运”,在misaki再一次仅仅是注视他的这几分钟,他又感觉到了『就这样,可能也不错吧』

 

——其实到这里可以he了_(:з」∠)_

 

然而,作者说:不行!

 

所以尊先生来了,八田跑了,伏见悟了——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依然不再注视着他一个人』

 



评论
热度(15)

2015-12-05

15